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中国气象网
中国气象局

秋分,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六个节气,大多在每年的9月22日至24日。春分、秋分是中国古代最早确立的节气。

《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云:“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自今日起,白昼渐短,黑夜渐长。

秋分这一天太阳直射赤道,地球上绝大部分地区昼夜对半。而如果你正处在北极或南极点,则能见到太阳在地平线处完美“转圈”的奇景。

秋分节气阴阳均衡,正合中华文化追求的平衡之道。此时暑热消退而寒凉未至,正是一年中气候最适宜的时节。依我国二十四节气规定的秋季而言,当天刚好是秋季九十天的一半,这也是“秋分”名称的由来。不得不说中国文字的优美,秋分二字又暗含了“平分秋色”之义。

秋分有三候:一曰“雷始收声”,古人认为雷是因为阳气盛而发声,秋分后阴气开始旺盛而不再打雷了,呼应半年前春分时节的“雷乃发声”,从鸣响的震惊,回归收声的安静,节气里的物候有来自去;二曰“蛰虫坯户”,秋分到了,天气转寒,蛰伏的小虫就开始往虫穴里钻,还会用细沙土把自己的洞口封住以避寒,陪伴我们一路走过春夏的那些鸟类与昆虫,在秋之寒意里,寻找温暖的去处;三曰“水始涸”,从秋分开始,天气会慢慢变得干燥,降水量逐渐减少,河流湖泊也逐渐变得枯涸起来,明媚小溪、鱼翔浅底的生动见不到了,只是那浅浅的水,安静地隐在枯萎的草茎间,倒映着天空的干净,八方安顿,四面停匀,大地上的一切都被调和到刚刚好。

按气候学上的标准,秋分时节,我国长江流域及其以北的广大地区,日平均气温都降到了22℃以下,为物候上的秋天了。

自此,大雁南飞,候鸟迁徙,暑伏远去。山色不浓不淡,水流不疾不徐,空气不冷不热。高远天空,灿烂阳光,自然万物调至阴阳对称,大自然就这样默默呈现出均分之美。

从2018年开始,国家将秋分设为“中国农民丰收节”。这既是对传统“二十四节气”古人智慧结晶的致敬与传承,也体现了顺应自然更替的可持续生态发展观。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将二十四节气进行艺术呈现,在惊艳世界的同时,也是向我们智慧祖先的致敬,体现出深刻的文化自信。

秋分过后,“阴阳之气”此消彼长,万物随时令变化而日渐萧瑟。此时的景象,一方面是“清风拂落叶,天地藏秋意”,一切生灵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日甚一日的凉爽甚至寒冷开始做准备;另一方面,在秋分时节的中华大地上,庄稼正渐次成熟。谚语有云,“秋分麦粒圆溜溜”,遇好天气,碧空如洗,田野里一片橙黄,如同一幅绝美的画卷。此时的人们在地里忙碌着——为即将到来的冬藏而作的秋收,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让这幅画卷鲜活起来。

秋分是幸福喜悦的节气。昼夜在时光中均衡的时节,人们在土地中奋斗一整载的硕果正在迸发。金灿灿的小麦、稻谷,黄澄澄的柑橘、南瓜,红艳艳的苹果、柿子,纷纷在这时登场。缤纷的成果中,人们生出新的期待。于是,在秋分这一天,人们形成了诸如祭月、送秋牛、吃秋菜等传统习俗。一些地方的人们会在秋分时蒸米糕或者煮汤圆之类的食物,并用竹签子串起来插在田间,希望糯米可以黏住鸟雀的嘴,确保粮食的收成。这些习俗全都寄托了人们对丰收的祈望。

秋分,是最美、最公平的节气。随着党中央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以及“中国农民丰收节”活动的开展,正汇聚起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磅礴力量。古人的智慧和今人的奋斗结合起来,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将持续提升。

南朝钟嵘在《诗品序》中说:“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秋分作为从暑到寒的转折点,对心思细腻的文人来说,是极易感受到的,由此也产生了对于秋分各种各样的所思所感。

一如唐代贾岛《夜喜贺兰三见访》中所云:“漏钟仍夜浅,时节欲秋分。泉聒栖松鹤,风除翳月云。踏苔行引兴,枕石卧论文。即此寻常静,来多只是君。”伴随着贾岛与友人乘兴而去、尽兴而归的全程,这仲秋夜景不显荒凉,反而格外具有清丽自然之美。

又如北宋谢逸的《点绛唇·金气秋分》,“金气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凉蟾光满,桂子飘香远。素练宽衣,仙仗明飞观。霓裳乱,银桥人散,吹彻昭华管。”秋分在古代曾是“祭月节”,也就是如今的中秋节,词人于秋分当夜赏空中圆月,不禁想象起传说中广寒宫的秋分盛景,描绘出一幅空灵的天上人间图。

秋风萧瑟,草木凋零,残败的秋景触动了文人的心灵世界,进而勾起情思。唐代杜牧的《秋夕》以宫廷女子的视角抒写思妇怀人之情:“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首句一个“冷”字双关,将秋日的冷与宫女心中的凄凉一并道出。

与众多文人描写秋夜不同,唐代杜甫的《晚晴》一诗择取了秋分这一天的晚晴时刻进行描写:“返照斜初彻,浮云薄未归。江虹明远饮,峡雨落馀飞。凫雁终高去,熊罴觉自肥。秋分客尚在,竹露夕微微。”此番好景相对的却是候鸟南飞,只余杜甫自己客居他乡,漂泊无依,此情此景令人动容。

“暮蝉不可听,落叶岂堪闻。”秋日里万物肃杀,紧随而来的便是萧瑟凄冷的深秋与寒冬。秋之无情,令文人倍感生命的珍贵与短暂,但伟大的人总是能够超越景物的局限,在生命凋零的必然过程中生发出新的希望。宋代陆游《秋分后顿凄冷有感》说:“今年秋气早,木落不待黄。蟋蟀当在宇,遽已近我床。况我老当逝,且复小彷徉。岂无一樽酒,亦有书在傍。饮酒读古书,慨然想黄唐。耄矣狂未除,谁能药膏肓。”年过八十,但诗人却仍要“徜徉”于人世间,盼望可以等到如黄帝、唐尧时期的太平盛世。这是对于秋日生命意义的特殊解读。

策划:张林 设计:郑义潇 摄影:王云亮?肖伟?技术:李响
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中国气象报社) 新华网联合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