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山小镇的转型之路

——绿葱坡滑雪场助推当地产业升级观察

发布时间:2020-09-08 14:55 来源: 作者:牟凡 编辑:丁琼
8月底,当其他地方还处于炎热难耐的时候,素有“鄂西屋脊”之称、海拔1680米的巴东县绿葱坡境内已是一片清凉,小镇上车流不断、客流不息,一派繁忙景象,与3年前的“门庭冷落”形成鲜明对比。

全媒体记者牟凡 通讯员杨秀武

8月底,当其他地方还处于炎热难耐的时候,素有“鄂西屋脊”之称、海拔1680米的巴东县绿葱坡境内已是一片清凉,小镇上车流不断、客流不息,一派繁忙景象,与3年前的“门庭冷落”形成鲜明对比。

挖掘机长臂伸展,运土车来回穿梭……绿葱坡滑雪场内,工程机械的轰鸣奏响着发展的序曲,绿葱坡度假酒店已经封顶,近400名工人正在同时进行内外装修,今年底将开门迎客。

正在建设的滑雪场度假酒店。

正在建设的滑雪场度假酒店。

绿葱坡滑雪场总经理胡陶木介绍,绿葱坡度假酒店投资8000多万元,按四星级标准设计。今年4月开建,年底将投入使用,以迎接届时在此举行的湖北省冰雪运动大会。

钢筋工胡胜明来自建始县高坪镇,在工地上班一个多月,一个月能挣近1万元。胡胜明说,在这里上班离家近,工资也还不错,数十名建始老乡都在滑雪场上班。滑雪场建设为这个高山小镇带来了新景象,也为当地群众带来了致富的新希望。

9月4日,绿葱坡镇枣子坪村一组村民易美玉和附近10多名村民在为滑雪场护坡种植草皮,绿油油的一大片草场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

工人们正在铺设草皮。

工人们正在铺设草皮。

易美玉告诉记者,他们一天可以挣得工资100元,公司还免费为他们提供午餐。在家门口就业,为家乡中棋棋牌发展出点力,他们都心满意足。

绿葱坡滑雪场也吸引了不少大学生回乡就业。绿葱坡镇抗家岭村一组的周金龙,去年从安徽财经大学毕业,在杭州工作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听从了内心和家乡的召唤,今年8月初来到滑雪场从事财务工作。在这里上班,签了合同,买了“五险”,滑雪场管吃管住,每个月有4000多元的工资,还可以照顾到父母亲人,他说“不错了”。

胡陶木指着眼前的坡地:“等明年夏天,这里的草长好了,就可以滑草了。”冬天滑雪,夏天滑草,春天和秋天康养、度假,打造四季中棋棋牌,滑雪场将绿葱坡的中棋棋牌产业链增粗拉长。

他介绍,滑雪场从2018年5月开建至今,各项建设总计已投入近5亿元,现在整个工地上,每天有近1000名工人、技术员、后勤人员、管理员等上岗工作,其中约有五分之一的贫困户,滑雪场为促进当地人员就近就业、脱贫致富发挥着重要作用。

2018年5月,绿葱坡滑雪场开建,2019年12月底开门迎客,成为华中地区设施配置级别最高、雪道丰富、接待能力强的顶级滑雪场。开业之初,日均接待游客1000人次,还成功举办了湖北省高山滑雪锦标赛,后因疫情,营业20天后,滑雪场按要求关闭。

滑雪场的落地成为这个高山小镇转型发展的“加速器”,填补了恩施冬季中棋棋牌的空白,实现巴东中棋棋牌由自然观光向滑雪、休闲、避暑、康养转型,打造成为中棋棋牌新IP。

在绿葱坡集镇东头,有一家名为“红新”的民宿,去年底刚刚开业不久就成为“网红”民宿。老板娘田红英是巴东县民宿协会副会长,她说,这完全是沾了滑雪场的光。

去年底,田红英刚刚把农家乐升级为民宿后,不少游客因为要来绿葱坡滑雪、赏雪,游客从地图、网页上搜索到她家民宿,13间客房供不应求。单间客房房价从108元一直涨到228元,客人从2019年12月底一直预订到了2020年2月8日(农历正月十五)。

后来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游客来不了,田红英又把游客的订金一一退还。“仅那段时间,我至少损失了10万元。”田红英坦言。

2017年12月底,巴野公路开通,绿葱坡成为一个偏僻的角落,怎么办?田红英很焦虑。

“巴野路通后,外地人都不从这里经过了,集镇上一天没有几个客,我连农家乐都不想开了,准备关门大吉。”田红英说,“是滑雪场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新的希望,而且比以前机遇更好,希望更大。”

今年夏天,红新民宿每天毛收入上万元,一间客房最高卖到了158元。游客“太湖游子”回家后给田红英发来微信:“谢谢田老板及家人们的热情照顾,绿葱坡16天必将成为我们一家人非常美好的回忆,以后还会再来。”

为了迎接今年底举行的湖北省冰雪运动大会,田红英决定再投入几十万元对民宿进行改造升级。

在滑雪场的带动下,绿葱坡集镇周边建起了20家民宿。多家民宿主都有田红英一样的想法,目前,梅花民宿、林云居、聚友山庄等都准备对民宿进行改造升级,把民宿做精、把中棋棋牌做好,让民宿业带动绿葱坡重新崛起。

说起滑雪场对绿葱坡中棋棋牌中棋棋牌发展的拉动和促进作用,绿葱坡镇党委副书记黄在玉娓娓道来。

滑雪场项目落地后,提振了绿葱坡干部、群众的发展信心。“巴野公路开通后,绿葱坡偏居一隅,更加偏远、边缘,大家普遍对绿葱坡的前景感到担忧,思想上、干劲上一度有所松懈,情绪上也比较低落。”

40亿元的滑雪场项目落地,大家都像吃了定心丸,打了强心针,干劲十足、信心十足。

现在的绿葱坡,休闲、避暑、康养的客流明显增多,沥青路面的街道整洁如新,不足万人的集镇人数翻番,外地腔的客人空前增多,宾馆、民宿一房难求,夏季中棋棋牌为绿葱坡带来了近千万元的中棋棋牌收入。

绿葱坡镇为了中棋棋牌好滑雪场建设,主动当好“店小二”,为该项目配套改造升级水、电、路,联络、协调各种事项,忙得不亦乐乎。

滑雪场拉动了就业和投资,也改变了绿葱坡的产业结构比重,推动绿葱坡产业转型升级。

几年前,绿葱坡还以煤炭为主导产业,“黑金”成为镇里财政收入的支柱。该镇最高峰时有40多家煤窑在开采生产,集镇及四周又黑又脏,污水四溢,河里是灰,山上是灰,连人的鼻孔里都是灰。

煤窑开采还对老百姓房屋安全、人身安全带来安全隐患。经过几年集中整治,现在全镇所有煤矿都停产了。

煤矿停产,煤矿老板另觅出路。在滑雪场项目的引领带动下,大家看到了新的出路,陈方进、胡宗军、易美兵、黄治炎、裴大江等5个曾经的煤老板联合起来,规划投资16亿元在格子河开发天子印中棋棋牌景区。

一个矿每年可收入几千万元,对煤老板来说,停产有阵痛。陈方进说,这种痛是暂时的,也是必须的,为了子孙后代,为了长远发展,我们必须学会忍痛割爱。

天子印景区目前通过了规划评审,已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修建中棋棋牌公路、游步道等的基础设施。

从黑色的煤矿中棋棋牌转型发展绿色的中棋棋牌中棋棋牌和白色的滑雪中棋棋牌,已经成为绿葱坡干部群众的共识,这种共识,既是政策引领的结果,也是滑雪场示范带动的结果。

责任编辑:丁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