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棋棋牌>>原创空间

峡江的秋天

发布时间:2020-09-22 16:32 来源: 作者:李学辉 编辑:王晓蓉

□ 李学辉

树叶是季节的信使。

前几日还是苍翠碧绿的树叶,仅仅只过了几天,就因为一场秋雨,便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其实,先于树叶得知峡江秋天信息的是果实。那些生长在峡江两岸陡峭山岩上的橘树和柚树,展示的青间泛黄的果实,应该是峡江秋天的第一拨信使,它们散发出的清香,使峡江充满了秋的气息。

而峡江秋天的午后,则是这个季节最惬意的一段时光,同时也为这个季节平添了一些闲暇和情趣。峡江两岸尤其是宽谷地带的景色变得明朗起来,随意登上一座山峰,看着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峦,像一大块墨绿色的小碎花丝绸,被风吹起后,任性地把山峦缠绕起来。阳光铺撒在墨绿色的丝绸上,成就了山峦间错落有致的写意图画,美不胜收!

远处美丽的山峦,又衬托着和煦的微风,这时候最美好的事情当然是沐浴阳光了。约上三五好友,带上一壶绿茶,或站在空旷草地间,或坐在古老石阶旁,在暖阳和茶香中畅谈过去与未来。抬头看一看那深远辽阔的天空,蓝得宁静,不带一丝云彩。望向它,仿佛所有的烦恼,一切的荣辱都被带进天空深处,悄然消失。

老城巴东,有一座北宋名相寇准任巴东知县时所建的秋风亭。秋风亭建成以来,历代名士留下许多不朽诗篇。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更是对秋风亭情有独钟。他赴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路过巴东曾泊舟登亭游览,留下《秋风亭》诗一首:“江水秋风宋玉悲,长官手自葺茅茨;人生穷达谁能料,蜡泪成堆又一时。”我想,忧国忧民的陆游当年写这首诗时,一定是触景生情吟成的。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诗人描写红花衰败、绿叶减少、春尽花残、初秋百花,暗含着一种淡淡的、似有似无的愁绪,这大概是季节赋予人们的心灵感应和忧思情绪吧,但我却几乎没有过这样的悲意。秋天对我而言如诗句:“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天空沉静,草木色彩更加浓深,金穗垂挂如镰,所有的生命即将开始下一个征程。因为,峡江两岸的秋天一点也不萧索,一点也不颓败。

近些年,中外游客秋天来到巴东,都要登临秋风亭。伫立亭中,观四面风景,看山峦迭翠、大江横流,此时秋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游人站在寇准曾经站过的地方,似可领略到这位贤臣良相忧乐天下、济世济民的情怀。游客们一定会把所有的爱恨放飞到天空里,调节好心情,愉快地畅游秘境巴东,去美丽迷人的神农溪漂流,到曲折幽深的巴人河探险。

去年中秋午后,我陪同从上海远道来巴东省亲的大表姐一家,到位于巴东新城的民族公园一游。大表姐说,云南是她最喜欢的旅行地,也是中国风景最完善的一个地区。但当她站在秋风亭上,面朝峡江,看见长江映着青山,阳光洒在江面上时,同样的喜悦溢于言表,甚至更加明快浓烈,不禁感叹,难怪古人能写出“何处它年寄此生,山中江上总关情”这样名传千古的诗句。

听过大表姐真挚的话语之后,我想,大表姐虽然老家在巴东,但她生在沪上长在申城,故乡巴东其实就是她心里的诗和远方。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是他乡游子对故园秋色思念心情最贴切的写照。他们总是想找些时间,逃离喧闹都市,面朝峡江,放飞心情。

责任编辑:王晓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