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棋棋牌>>原创空间

月饼皮

发布时间:2020-09-29 12:48 来源: 作者:刘亚丽 编辑:丁琼

刘亚丽

相信在大部分人心里,会有一个特别的物件或是一首歌,或是一个符号,每当他们不经意出现在生活里,一定会勾起我们的思绪,出神那么几秒。

前几天在超市看见食品区广告牌绚丽缤纷,堆得像座小山的各类月饼正在热销。我意识到,中秋节要到了。

现在的月饼不仅形状上区别于过去,味道也和过去有差别,新式的如咖啡巧克力味、板栗芋泥味、抹茶味等,各式各样。这令我多少有些惆怅,想起了记忆里“霸居”中秋的五仁月饼,还有妈妈厚厚的深情。

我出生那年,七岁的大哥因软骨病去世,妈妈背负着巨大的伤痛,甚至还有族亲们所谓“不祥”的指责,趁着爸爸出门求学教书,带着我和二哥离开农村,来到集镇。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带着两个孩子,想在国道边的集镇上生存下来,谈何容易。大概只能用为母则刚来解释妈妈的坚持。她一边在杂货店做帮工,一边去学做纸扎花圈。我和二哥就像妈妈的影子,跟着她一块儿奔忙。冬天时,我的摇床就是一个竹篮,妈妈说为了快点学艺,通常是手里忙着扎纸花,用脚背轻轻晃着竹篮哄我入睡。因无法时时照顾到,我的手脚冻伤了,直到现在仍有疤痕,妈妈总说亏欠我,但年幼的我根本记不住当时的苦。

我上幼儿园的年纪,妈妈已在集镇上开了一间花圈定做门店,因为那时重视厚葬,加之会这门手艺的人少。很快,彩电、摩托车、沙发买回家,我们在小镇上有了楼房,妈妈的花圈店也改行成了超市。为了弥补我,她对我格外宠爱。

有一年中秋节前,家里的超市新进了一批月饼,紫红色芙蓉花的外包装特别好看,我太好奇这样包装下的月饼是什么味道,于是趁妈妈不注意,拿了一个躲到超市货架下尝鲜。那是我第一次吃带着包装的月饼,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的味道,那是一块五仁月饼,饼皮又软又甜,但里面的馅料甜咸参半,还有红色、绿色的丝条,我一下吐出来,但又挂念那香甜的月饼外皮,便把整块五仁月饼的饼皮抠下来,剩下的五仁馅偷偷塞进货架缝里。吃完一个,意犹未尽,我又吃了两块五仁月饼的饼皮。晚饭时我怎么也吃不下了,妈妈察觉一向馋嘴的我很反常,很快便发现了货架下蚂蚁啃食的五仁馅。

我以为妈妈那么疼我,应该不会生气。全然没料到,她拿起笤帚就要打我的手心。“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买,想吃什么可以给你做。但是第一你不能偷,即便是在家里;第二你不能浪费,要被雷劈的!”妈妈的语气严厉,我眼泪不争气地一直掉。

那天晚上,我没和妈妈说话,睡觉也背对着她。我心想,一定要妈妈哄我,我才和她和好。可妈妈偏偏没管我这些小心思,照常在超市忙碌。直到中秋节那天,家里的客人走后,妈妈拿出一盘月饼皮给我。那是一个搪瓷盘,放着好几瓣没有馅料的月饼皮。

“今天客人带来的月饼,我把馅料都吃了,给你把月饼皮留下来了,让你吃个够……”妈妈笑着说,看着这些月饼皮,我心里暖暖的。就这样,我和妈妈结束了因为五仁月饼的冷战。

可是从那以后,我却再很少吃月饼。因为我不想让妈妈再为我的挑剔而费心,为了不浪费食物又让我吃到喜欢的东西,她把对我的疼爱都塞进了那空空的月饼皮。那时候,十来岁的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自私。后来我对妈妈说,我吃腻了,不爱吃月饼了。

在懂得和并未完全懂得的年纪,我用这样的方式悄悄成长。一直以来,妈妈仍旧是那个对我嘴上严厉,行动上又疼爱的人。我出嫁那天,因为距离远,在娘家吃完午饭,就准备启程赶回恩施。坐上车后,妈妈从车窗外塞给我一个包,她把当天收到的人情和超市当天营业的零钞都放在包里。冲着我说:“给你你就拿着,保管好,别瞎用!”我的眼泪冲了出来,妈妈语气一下软了,眼睛也红了,嘴里还是那句话:“你小时候受了苦,是妈妈欠你的,你安心拿着……”

听到这句话,我早已不再心安理得,伏在车窗大声哭出来,车子启动,亲戚们看着我的模样都说结了婚是要哭一场的。可那时只有我知道,眼泪里包含最多的不是不舍,而是心疼。因为父母和子女,从来没有亏欠,而我更明白妈妈这些年的不容易,她本来就不亏欠我,两三岁受了点苦,却让她内疚了半辈子。这哪里是亏欠,这是她作为一个妈妈,对我最深沉的爱,既怕这份爱让我骄纵,又怕我受委屈。

后来我做了妈妈,试着去读懂母亲。从我的女儿出生、成长到读书,每个阶段我都全程陪伴参与。我时常感到无力,也会觉得疲惫,可每每夜深时瞧着身边那个熟睡的神似我的小女孩,内心又充满力量。我想,我的母亲也是这样的吧。

责任编辑:丁琼